狐狸酱的沙漠绿洲。

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

【啵驼】Starry Night

①国际三禁

②OOC

③小甜饼食用愉快

************


金赫奎发现他自从爱上宋京浩之后,每天训练时间以外最常想的事情就变成了“京浩哥今天去哪里了?京浩哥回来了吗?京浩哥回来了。”

宋京浩一点不喜欢长时间训练rank,他知道的,所以有时候会消失做一些其他的事情他也可以理解,在两人交往之前,宋京浩去哪里是很少跟他说的,但是自从交往后,宋京浩无论去哪里离开多久,跟谁一起都会告诉他,倒也不是金赫奎强烈要求的,只是某人发现apaka实在敏感缺乏安全感,所以自作主张的行为而已,不过这种暗戳戳的温柔实在让金赫奎很是受用。

今天也是习惯性的沉溺在其中的一天,金赫奎结束了一把rank,摘下耳机准备看看自家男友正在做什么,却只看到隔着两排电脑的男友的座位早就没了人影。

【为什么不跟我说?】

有点被宠过头的羊驼首先想的并不是宋京浩去哪儿了,而是宋京浩为什么没跟他说去哪儿了,他现在心情大概就像每天被喂惯了蜜糖水的人今天突然喝了一杯凉白开,不仅没什么味道甚至嘴里还有点涩涩的。

金赫奎皱了皱眉环顾四周,队友们都在认真的训练,只有ucal刚刚结束排位,他略微思索了一下,还是问了出口:“雨炫,你知道京浩哥去哪里了吗?”

Ucal一脸十分疑惑的模样看着金赫奎,眼睛睁的大大的,用着因为饱含疑惑而变了调的声音回答道:“京浩哥不是今天搬家去了吗?赫奎哥你不知....”ucal的话没有说完,他看着眼前人的表情顿时变得很难看,薄唇抿紧,低垂着眼睫,微微鼓起的腮帮子和几欲交缠的眉头,他怎么突然忘了,眼前的这位哥哥可是“队霸”京浩哥的正牌男友啊,而现在出现了他从自己后辈这里知道自己男友的行踪的情况,这可不是什么小事了。

“赫奎哥?”ucal纠结再三还是试探性的出声询问。

“嗯?没事,训练吧,晚上还要打SKT。”金赫奎像是突然回了神一般,语调毫无起伏的回答了ucal,淡淡的转过了头,唯独没看ucal的眼睛。

搬家他是知道的,他以为,那是他们两的家,所以宋京浩会跟他一起,可能是他想的太好,是他的“本家”啊。

但是再怎么样都不能忘记自己的本职,这已经是他多年征战赛场的习惯了,金赫奎迅速的收敛起黯淡的神色,继续rank,全身心的投入rank让他暂时忘记了这件事,直到两点半宋京浩风尘仆仆的回到基地。

没有什么多余的交谈,大家收拾好自己的设备踏上了开往OGN比赛场的队车,金赫奎依旧坐到了自己常用的位置,看了宋京浩一眼就移开视线戴上耳机听歌,宋京浩看他这带着点小情绪小撒娇的表情动作怎么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现在还不到时间。

所以到最后他也只是笑着坐到他旁边摘下另一只耳机塞进自己耳朵里,假装认真听歌实则小心翼翼观察宋京浩的金羊驼在被取下耳机的一瞬间就抬起头瞪向他哥,质问的眼神在外人面前看起来实在有些咄咄逼人,可宋京浩却享受的紧,不过他却依旧什么都没说,拿过金赫奎的手机放起了《LOVE SENARIO》头一歪紧靠在金赫奎的耳边闭上了眼睛休息。

宋京浩不想说的事,他也是问不出来的,不过这样被忽视冷落的情况还是让人不太好受,金赫奎伸手拉了拉宋京浩的衣角,没有反应,又缓了缓,拍了拍宋京浩的腿,还是没有反应,就当他准备再拍一次时,宋京浩的大手直接抓住了他白皙细腻的手,翻转掌心十指相扣,用有些干燥的发丝蹭了蹭金赫奎的脸颊,熟悉的轻笑声在金赫奎的耳边萦绕,不知道为什么,金赫奎心中焦躁的情绪迅速的消失殆尽。

到了会场,在上一次战胜SKT之后,战胜了心魔的KT众人已经能够平静的对待了,一如既往的加油鼓气后,进入了比赛房。

K丶能打三局绝不打两局丶T终于提前下班了一次,2比0拿下比赛。

赛后采访结束,FM结束,众人从电梯下来,金赫奎习惯性的走向战队队车的方向,却被宋京浩一把拉住,奇怪的是前面的人除了ucal谁都没有回头,不过几秒就连回头的ucal都被高东彬带走了。

“哥?”金赫奎不懂的看向宋京浩。

“跟我走。”今天的宋京浩与之前对他总是凶巴巴的太过不一样了,甚至让金赫奎有点怀疑今天自己是不是还没有睡醒,但是他怀揣着秘密的笑容在艳丽的晚霞下太过蛊惑人心,他还是心中一动被宋京浩带上了未知终点的旅途。

下车的地点是江南的一栋高级公寓,到达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金赫奎被宋京浩牵着走,直到走到了公寓楼下才看清楚“210”这公寓号,他心中隐隐约约明白了。

走进电梯,金赫奎还没来得及调整好姿势就被宋京浩从背后拉入怀中,炽热的吐息洒在纤长的脖颈间,独属于宋京浩淡香水的气息充盈了他的整个鼻间,思绪好像从这一刻就乱了节拍,他遇见宋京浩可能腿软真的只是一秒钟的事情。

火热宽大的手掌挡住一切光线,眼前只剩一片漆黑,淡淡的惊慌在无声的电梯中扩散,他的手下意识的向后胡乱抓着,试图找到他唯一可以依靠的宋京浩,扑腾了好半天都没有得到回应,直到电梯到达指定楼层的“滴答”声响起,他才被宋京浩半扶着走出,走了大约三米,金赫奎因为紧张而半握紧的拳头才被宋京浩空闲的另一只手解开,掌心被坚硬冰凉的金属感物体抵住,宋京浩挪开手,金赫奎这才有了仔细探查的机会,细长的手指来回在金属体上摩挲着,是钥匙。

紧接着他感觉到宋京浩握着他的手,拿着这把钥匙,交叠着的双手同时向右偏转打开了眼前的一扇门,他顺着宋京浩引导的方向走进,随着门关上的那一声轻响,一直覆在他眼前的手也离开了。

还不太适应光线的双眼半眯着,暂时只能看到一片深蓝的光,反复眨了几次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一切,仿若置身星海,蓝白交错的辉光梦幻至极。

“欢迎回家。”宋京浩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金赫奎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开心了,白天的赌气和委屈好像都成了笑话,金赫奎轻笑两声,伸出舌头将唇瓣舔舐一遍后转过身,盯着宋京浩的眼睛说:“为什么要瞒着我?”

“明明是你先说,以后的六周年,七周年,八周年,十周年也要一起走下去,难道不是求婚吗?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恶人先告状还耍赖不认账了?”他唇齿开合间吐出的话语,温柔却也咄咄逼人,让金赫奎一白皙的脸瞬间红了彻底。

“我不是....”反驳声在宋京浩越发靠近的唇瓣下越来越小。

“不是什么?不是求婚?”这句话是宋京浩就着唇瓣轻触的距离说出的,抚上金赫奎脸颊的手在这句话的尾音消隐在空气后越发的察觉到手下的温度在飙升。

金赫奎就这样抬起眼眸看了一眼宋京浩又迅速的垂下眼睫,却一句话都没说。

“不是什么嗯?告诉我啊,deft选手,赫奎。”他甚至探出舌尖轻点在他的唇珠周围。

“哥有什么好说我的!明明.....明明自己之后不也是答应了我要一起走下去吗?”金赫奎像是终于忍耐不住挑dou后对着宋京浩说出,旋即偏过头不肯再看他一眼。

宋京浩嗤笑一声,勾起的唇瓣顺着金赫奎细腻的侧脸颊滑向圆润的耳垂处,轻轻裹住,用有些含糊不清的暧昧口音问道:“那deft选手愿意答应我的求婚吗?”

“不过先说好,拿了我的钥匙,你只有两个选择,愿意和非常愿意。”

“那哥先告诉我,愿意还是非常愿意。”闷闷的带着一点期待一点羞怯的声音传入宋京浩的耳朵。

“你这人真的不当人,这种时候,都不肯让我吗?”带着淡淡笑意的声音有些无奈。

“是我先问的!”软糯的小奶音有些急切。

“刚才还说不是?”调笑的反问。

“总之你先说!”金赫奎羞怯心几乎要用尽。

“我怎么会不愿意呢?那赫奎,你愿意成为我‘本家’的另一位主人吗?”他温柔热切的嗓音让金赫奎全线溃败。

“你钥匙都给我了,只有我可以成为哥‘本家’的另一位主人。”金赫奎转过头迎上宋京浩炽热的双唇,宋京浩搂紧了他的腰,两人一路缠拥吻直至卧室的大床。

“哥,我好喜欢你。”也许是浓重的夜色给了金赫奎莫名的勇气,也许是今天的惊喜太过让他不能自已,平时羞于启齿的话此刻却轻松的脱口而出,空气中的旖旎只增不减。

宋京浩也没想到金赫奎会突然如此大胆,只一颗胸膛中火热的心快要呼之欲出,难得的红了脸,狂风暴雨般的亲吻落在金赫奎的脸颊、额头、眉骨、鼻尖、唇角、脖颈。

“唔.....哥,累。”还想再继续达成洞房任务的宋京浩听到这句小奶音软软的求饶,简直哭笑不得,最后还是心软的放过了他。

“睡吧。”

窗口的月色洒进房间,他就撑着手在金赫奎身旁看着他的睡颜,听着他逐渐平稳的呼吸,他笑笑准备躺下跟金赫奎一起沉入梦乡,金赫奎忽的咕哝着模糊的音节向着他这温热源靠近,宋京浩就着半躺下的姿势将耳朵贴近他的唇瓣,试图听清楚这梦话。

他微微勾起唇嘟囔着:“京浩哥....”

宋京浩不禁想,金赫奎到底梦到了什么呢,是我吗?在梦里的我也一样爱你,一样忍不住欺负你,一样想要拼尽全力保护你吗?

金赫奎又皱起眉。

到底是梦到了什么,怎么又皱起了眉,怎么又露出这样的表情。

“京浩哥,别走。”

宋京浩的身体怔楞在半空中,眨了眨眼睛又像想到了什么一样,唇角微微勾起,重新调整姿势躺在他身旁拥他入怀。

“不走,我去哪儿都要跟你一起。”

突然,金赫奎动了,宋京浩胸口的布料被他白皙的手指抓紧。

“把你弄醒了?”

“哥你好吵啊。”

静默半晌,宋京浩觉得自己搏动的心脏快要爆炸,想要道歉,却又听到金赫奎说:“都是因为哥这个指挥偷偷说话的笨蛋,我才失眠了。”

“你这小子,又污蔑我?”

“都是因为哥的视线,比太阳还温暖,比月光还温柔啊.....”

“那你更要感恩知道吗?都是因为我你才能享受到这样的视线。”

金赫奎瘪嘴,自顾自地说起来:“梦里的京浩哥,每天都会叫我起床,不会嘲笑我迟到,每天买br给我,主动帮我拿外卖还不会凶我,每天都有空陪我,不用每天和教练开会,每天都早早回来,还会给我煮好面……”金赫奎说着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最后只能听到两个人冗长的呼吸,今晚也是奇怪,平时被动寡言的金赫奎总能抢在宋京浩发话前说:“但是……我还是……更喜欢眼前,这个,一点都不温柔,每天只会凶我,每天都吵的要死,脾气一点都不好的……京浩哥……”

宋京浩听到前面半截其实心中隐隐有怒火,放在嘴边怼人的话却在听到后半段时,化成了:“你是傻子吧,金赫奎,嗯?”他就这样,伸出手抚上金赫奎的后脑勺,稍稍用力两个人就额头相贴,炽热的呼吸拍打在对方的脸颊上,交织出一片旖旎的气息。

金赫奎浓密修长的睫毛刺得自己有些痒,原本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也乖巧地躺在床头。那人明亮的瞳孔里映出了一个真的像傻子般笑着的自己,宋京浩内心苦闷,双手不自觉收拢抱紧金赫奎,嗅着他颈间单纯干净的气息,闷声:“你真的是傻子啊金赫奎”。

“都是哥啊,把我变成这样。”

“你也别想开脱!你以为你好得到哪里去,是男人就要承担起责任啊!”宋京浩如鼓的心跳从金赫奎的胸口传到心底,一样的节奏,随着挂在墙上的时钟滴答作响:“京浩哥,欢迎回家……今天忘了说了……”

“我回来了。”

 

 

 

END.


*************

晚安啦宝贝们


评论(23)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