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酱的沙漠绿洲。

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

【芽驼】奶驼饲养计划 1

①国际三禁

②OOC

③坑,而且如果喜欢的人多的话开启副本壳花。

④食用愉快

*****************

1.
宋京浩最近几天总是睡得特别早,而且对着曾经在直播中超级嫌弃,张扬着要换掉的iPhone 7s爱不释手,频频引来队友的询问和不解的眼神。
“京浩哥,你在看什么啊?”许元硕走到宋京浩身旁,看着第五次因为双眼死盯着手机的他错过排位确认时间,终于没忍住问出了口。
宋京浩仿佛被吓到了一般,一个激灵,手忙脚乱的遮住手机的屏幕,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头又推了推眼镜,明显一副有所隐瞒的模样,嘴上却回答着:“没什么啊,没什么,刚刚不是说想吃炸鸡吗?我在看定哪个好。”
“可是京浩哥不是只想吃saisai套餐,还看什么?”许元硕实在无法理解一个除了saisai全套以外只吃蜂蜜和red套餐里翅膀的宋京浩对炸鸡套餐到底有什么好挑选的。
“你这小子怎么问这么多啊,还吃不吃啦。”宋京浩被戳穿之后果然恼羞成怒超级大声的说着。
“那京浩哥,请给我一份蜂蜜套餐,谢谢。”许元硕看着他这般真丶队霸的样子,也只是推了推眼睛决定给他一点薄面,虽然,这点薄面已经只有一层宣纸那样的厚度了。
“你这臭小子!”宋京浩一边嘟囔着,一边打开刚才被遮住的手机屏幕,点了一份蜂蜜炸鸡套餐和saisai炸鸡套餐。
宋京浩看了一眼时间,现在十点半,外卖大概十一点送达,吃完以后回宿舍,时间十分充足啊,唇角弯起一个满意的弧度,打开了音乐播放器,开始了一天N次的歌王大会。
金赫奎面无表情的再一次提高了电脑音频的音量,若说电脑音乐是便携式音响的最大声,那宋京浩的声音必定是放在左右两边耳朵的歌舞晚会上震耳欲聋的巨型音响声。
长时间的rank和又一次变得黑白的屏幕,本就让金赫奎很是疲惫了,这样的魔音灌耳更是让他在怒火爆发的边缘疯狂试探了,就在他想摘下耳机用桌上的苹果醋砸向宋京浩时,外卖到了,美味的炸鸡堵住了宋京浩的嘴。
世界终于清净了,可是这把rank也输了,本来还可以再挣扎一下的,金赫奎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关上电脑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宿舍休息,今天不宜继续了。
2.
“赫奎要不要吃一点?”许元硕看着一脸菜色的金赫奎,尝试着用炸鸡改善一下他的情绪。
“不了,我先回去休息。”摇摇头说完,走向了宿舍的道路。
“哦,那你好好休息吧。”许元硕用拿着炸鸡的手对着金赫奎挥了挥说道。
“这小子,怎么了?”宋京浩有些反常的只是任由精神不济的金赫奎回去休息。
“不知道,大概是rank太累了。”许元硕也只能说着最为顺理成章的理由。
宋京浩没有回答,只是看着金赫奎渐行渐远的背影若有所思。
“啊,京浩哥,你倒是快吃啊,要凉了。”实在不忍心看着嘴边还挂着炸鸡残屑的宋京浩傻乎乎的发呆,出言提醒。
“啊啊,哦哦。”宋京浩这才从混乱的思考中挣脱出来,认真的开始吃起了炸鸡,毕竟一会儿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金赫奎到底怎么了,可以明天再好好问问,这样想着,宋京浩加快了吃炸鸡的速度。
终于收拾好了一切,宋京浩笔直的倒向柔软的床铺,同时不忘以职业选手的手速掏出手机,点亮屏幕。
一个小人儿扒住屏幕边缘,露出穿着毛绒绒羊驼套装的脑袋,头套边的巧克力色发丝自然的垂下,他微微张大嘴巴,闭上双眼,软绵绵的打了个呵欠,引得屏幕模糊一片。
宋京浩瞧他一副困极了的模样,笑着抹净屏幕上的雾气,轻触他发间的那一撮呆毛,小人儿这下可不开心了,捂住翘起的呆毛,跳坐到音乐App上,乱晃着双腿,便签界面弹出——【不准乱摸!】。
“为什么啊?”宋京浩丝毫不因为这略微没有礼貌的言语生气,只是接着他的话继续说。
【就是不准!】屏幕里白乎乎软绵绵的一坨仿佛越发生气了,用力的瞪了瞪旁边的App,便签上显现出这几个字。
“哇,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啊,你这么霸道,一点都不可爱。”也不知道是哪个字哪个词戳到了小人儿的敏感点,这下可好了,小人儿直接背对着他蜷成一团,不肯再理人的模样,可又偏偏露出了尾椎处白软的一团圆滚滚的尾巴,时不时颤动着撩拨人心。
宋京浩看得心里直痒痒,伸出手戳了戳那团小尾巴,小人儿全身一颤,却没有回头,宋京浩又不肯放弃的连着戳了几下,小人儿依旧不肯转过来,只是颤动弧度越发明显身体却告诉宋京浩,只差致命一击。
“咳咳,你再不转过来,我就唱歌了。”宋京浩抬手握拳放在嘴前边,咳了几声,说道。
小人儿极为讨厌他唱歌,宋京浩昨天发现的,一般用这个威胁他都是十分管用的,果不其然,小人儿一脸不愿的转了过来,紧蹙的眉头和嘟起的唇瓣都在显示他的不满。
“诶,这就对了嘛。”宋京浩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指尖按在他肉乎乎的小脸蛋上,搓揉起来。
虽然无法感受到真实的触感,但是看着他那十分肉乎乎的小脸蛋在这样的按揉之下越发绯红,眼角逐渐被晶莹的泪珠沾湿,小嘴也被迫微微张开的模样,实在是让宋京浩克制不住加重手指的力度和按揉的频率。
【你走开!!别弄了!!】手机随着便签条再次的弹出,剧烈的震动起来,他转过身只留下棉花糖般一坨白软的背影,这次不管宋京浩怎么戳弄他都不肯再转过来,是真的生气了。
3.
宋京浩尴尬的用收回手指在鼻下来回蹭了好几下,小声的嘟囔着:“今天这是怎么了,才逗这么一会儿就生气了。”要知道往常至少也要再这样来回好几次才真的生气的。
刻意压低的声音并没有逃过小人儿敏锐的感知,已经有些暗淡下来的屏幕在黑暗中再次泛出灼目的白光——【都是因为你太吵了!】。
宋京浩瞪大了双眼,开什么玩笑,从打开手机,他总共说的话绝对不超过五句,“呀,你不要乱说啊!我刚才说的话加起来都不超过五句的!”
【那就是因为你唱歌太难听了!】迅速的回击着,隐约还能看到白团子两只肉乎乎的小手环抱了起来。
“喂喂,我回来还没唱过歌呢!还是说你想听我唱歌了?!”话到最后,宋京浩勾起了一个不怀好意的危险。
白团子只觉得背后一凉,不禁打了个寒颤,本来软塌塌的呆毛笔直的挺立起来,还没等他回复,身后传来的歌声已经让他头晕目眩。
【别唱了!!!】
【不能安静一点吗???】
【都要到凌晨了!!!】
几条消息接连弹出,中间间隔不超过3秒,足以证明信息主人的激动。
宋京浩缓缓扫视过屏幕,反而唱的更大声了些。
消息一条接一条的弹出,宋京浩换着唱了一首又一首的歌,两人就像托儿所不到三岁的小朋友,用幼稚至极的方式互相赌气,谁都不肯示弱,不肯落半点下风。
到底信息打击比不上魔音灌耳来的实在,伤害量大,白团子先举起了示软的白旗。
【我好困,不要唱了好不好嘛~】
普普通通的几个字,连在一起却仿佛带上了某种特殊的魔力,看得宋京浩心下一软,完全闭上了方才还在一展歌喉的嘴巴。
“今天你很困吗?”宋京浩看着他毛绒绒的背影,询问道。
【很累。】白团子磨蹭的转过身来,不停地打着呵欠,眼角净是透明的泪泡。
“睡觉吧,好好休息。”沉默了一会儿,宋京浩还是决定到此为止,恋恋不舍的看着白团子消失在屏幕的边缘。
【明天见。】
圆滚滚的尾巴还留在屏幕的边缘,便签弹出了最后一条消息。
“知道了,明天见。”这是宋京浩的秘密。
4.
宋京浩躺在床上,不自觉的回想起这些天发生的一切,白团子的出现在一周前的夜晚,那天他打开手机,原本的桌面变成了一堆乱码,白团子背对着他躺在乱码的中央,他当时就愣住了,也没想太多,胡乱的用手指戳弄着屏幕和侧边的按键,手机没修好,倒是看见白团子动了起来。
他还清楚的记得,白团子动起来的一瞬间,乱码也跟着晃动起来,有些消失在屏幕边缘,有些向着白团子的头顶汇集,直把宋京浩看得目瞪口呆。
到最后,白团子转过身来,软软奶奶的一小只,巧克力色的头发下是白白嫩嫩的小脸和圆圆的双眼,穿着可爱的羊驼套装,头顶着乱码汇集后的文字——奶驼饲养计划,身后的手机界面已经恢复正常。
宋京浩眨了眨眼睛,木木的伸出手指戳了戳白团子——小奶驼的脸,换来了小奶驼用力的甩头,宋京浩也只能尴尬收回手指,两人小眼瞪小眼。
一开始宋京浩还尝试着用不断开机重启来改变现状,可惜无果,无论多少次,小奶驼都会站在屏幕的正中央,无可奈何,只能选择点击屏幕上那行大字——奶驼饲养计划,手机桌面弹出短短的解释语——请好好的与小奶驼相处吧。
什么鬼?不会是新型手机病毒吧。
就在宋京浩已经决定关机,明天送去修理时,手机的便签弹出,小奶驼两只手扒住便签的顶端,把下巴磕在正中央,歪着头睁大了双眼,便签上浮出三个字【你好呀!】。
“你,你好。”宋京浩看着问好,下意识的回了一句。
【我要怎么称呼你啊?】
“我叫宋京浩,你可以,嗯,你可以叫我京浩哥。”
【那京浩哥,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之后的一周,宋京浩果然对小奶驼好好的指教了一番。,谁让他这么可爱还这么像最需要好教育的弟弟呢。

TBC.


奶驼大抵就是这样穿上毛毛套装了,图源水印,我的宝宝 @nanb ,授权已获。

*****************

今晚应该还会有,是哪一篇我也不知道哈哈哈哈。

我回来啦~

唔,突然想起我还没为芽驼写过论坛体呢。

点梗的写了一半了,拖了这么久真是太对不起了QAQ

评论(11)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