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酱的沙漠绿洲。

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

【壳花/芽驼】Daybreak 9

①哨向(每天走在卖安利的路上求求你吃我的安利吧呜呜呜。)

②cp:faker x peanut    smeb x deft

③国际三禁

④目前的世界,蓝星已经毁灭,人类为了在新星球生存分化成了哨兵和向导两大类。所有人因为星球不同被不同的联盟所管制,共有六大联盟分别是LPL、LCS.NA、LCS.EU、LCK、LMS、IWC,没有战争爆发,但是经常有变种生物的危害,所有人在高中发育成熟,分出能力等级D到S,能力等级B级及以上被送入军校加入联盟处理变种生物危害,而能力等级B以下的人员则可以自行选择未来生活。

⑤一点都不科学 bug满天飞

⑥看不懂的一定要跟我说啊!

**************

37.

“在哪儿呢,小鳄鱼。”宋京浩站在“琥珀川”旁,静静注视着水面,眼中流淌的净是看不清的情绪,说话的语气温柔的像是情人的耳语,脸上的浅笑却让人不寒而栗。

金赫奎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宋京浩,认真危险而充满着致命吸引力,让他既害怕不安的想要远离又被紧紧抓住目光不愿离开。

这样的神情在宋京浩脸庞上出现了不过几秒,几乎让金赫奎以为那是幻觉,金赫奎疑惑的皱起眉,贝齿轻咬着左边的下唇。

“现在它在哪儿?”李相赫可就显得平常许多,抽出捆在腰间的M29手枪,迅速上膛。

“以相赫学长为中心,西偏北33°半径5m处。”韩王浩缓缓说出探查的结果。

“奥里诺科鳄啊。”李相赫一边自言自语的呢喃着,抬起M29瞄准韩王浩所说的地点,扣下扳机,特意安装了最新一代消音器的手枪在发射途中并没有任何声音,只能听见子弹撕裂空气时细微呼啸声。

子弹冲破水面,漾起些微波澜,1.5s后奥里诺科鳄发出了凄厉的嘶吼声,轻易就能听出其中的愤怒和痛苦,“琥珀川”从中破开一条极大的裂缝,奥里诺科鳄露出了大半身体,被沉重而坚硬的板甲覆盖的皮肤被破开了一个小洞,猩红粘稠的血液正源源不断的从中流出,就连还在流淌的水流都染上了丝丝鲜红。

“wow不错嘛,你这小子枪法见长哦。”宋京浩眯起眼看着李相赫制造出的成果,唇角勾起一个探究又期待的弧度。

“生气了呢。”金赫奎看着奥里诺科鳄巨大的鼻孔喷出一阵阵白气,时不时咆哮淡淡的说着。

“嗯。”宋京浩对着他点了下头,表示同意。

还没等众人多思考一会儿,奥里诺科鳄却又突然沉寂了下来,仿佛想到了什么,低吼一声又沉入了水下。

“怎么回事?”李相赫有些疑惑。

“怎么突然回去了?”韩王浩同样疑惑极了。

“不应该啊,这奥里诺科鳄难道意识到了他在水里的安全度会更高?”宋京浩犹豫的说出了心里的猜测。

“不可能,一条非变种的奥里诺科鳄是不具备这样的智商的,它的行动都是依靠本能。”李相赫摇着头迅速否定了这个猜测,抬起手准备再来一枪。

突然之间,金赫奎仿佛感知到什么一般,面色大变,扑向宋京浩,两人直直倒向地面,金赫奎一刻也不敢迟疑,在倒下的一瞬间抱着宋京浩向旁边翻滚出好几米。

同时,一条长达两米的尾巴狠狠地拍在了刚才两人所站的位置,尘土飞溅,地上留下了一条深深的尾印。

“阿西吧,这畜生!!”宋京浩侧过头看向方才站的地方,如果不是金赫奎,两人现在就是肉酱了。

“居然是想出其不意的攻击?!”金赫奎终于找到了它重新沉下水面的原因。

还不等他继续深入思考,巨尾再次扬起,直指韩王浩。

“王浩,躲!!!”韩王浩极速的向后撤,没能提前撤离的原因,眼见着尾巴就要打在他纤细的身体上。

李相赫一咬牙,面色沉着的再次举起枪,对着那落下尾巴开枪,音爆声响起,在巨尾处小小炸开,疼痛延缓了奥里诺科鳄拍下的动作,李相赫抓住机会冲向韩王浩,带起他向后撤离,奥里诺科鳄两次失手,又收回了尾巴,不再有动静。

“没事吧,你们?!!”宋京浩扶着金赫奎站起,一起跑到了韩王浩他们所站的地方。

“没事。”李相赫捏了捏因为连续开枪而被震得有些发麻的手臂,韩王浩也皱着眉点了点头,示意没事。

38.

“它怎么会首先攻击京浩哥,按理来说首先攻击的应该是伤害他的相赫学长才对。”韩王浩面色难看的开口。

“李相赫手里有武器呢,这奥里诺科鳄没这么简单,还懂得攻其不备,择善而欺。”宋京浩一边替金赫奎整理衣服一边缓缓的说着,话语间隐隐含着怒意。

“我还是觉得有问题,绝对不应该是这样的,除非这奥里诺科鳄.....”金赫奎没有说完。

“除非是它已经见识过直接上去跟敌人拼杀最后的结果,所以让它本能的反应是不能直接硬碰硬。”李相赫接着说了下去,这个可能性的背后意味着,有人先行一步了。

“如果结合上之前的那个咬痕,极有可能是有人让这三条奥里诺科鳄自相残sha,结果其中一条逃走,另外两条一死一伤,其中受伤的那条发现了敌人硬拼不过死了,正好被逃走又回来的这条看见了,所以才有了现在这种情况。”韩王浩说出了大家心中隐隐的猜想,四人面色同时变得凝重起来。

“总之我们得尽快搞定,要先进了‘玉湖林’才知道。”宋京浩做了决定。

“赫奎,王浩先站远点。”金赫奎和韩王浩也明白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点点头,两人向后退去,却又为了开阔的视野选择跳到了树干上观察。

看见两人离开,李相赫与宋京浩对视一眼,向左右散开。

“赫奎,目标点。”宋京浩出声询问。

“现在它在你北偏东15°的方向,距离10米,在李相赫北偏西35°,距离13.7米处。”金赫奎的声音传来,李相赫立刻将M29上膛,瞄准,宋京浩则是戴上了特制的武器——合金爪。

宋京浩朝着李相赫点点头,李相赫懂了,握紧M29反射子弹,熟悉的嘶吼声再次响起,巨大的鳄身冲开水面,宋京浩抓住时机,跃了上去,合金爪如同切豆腐一般轻松的破开坚实的皮甲,倒钩扣住皮甲下的肌肉,奥里诺科鳄痛的发狂,在水里暴动起来。

金赫奎看得心下一惊,虽然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需要哨兵近身搏斗的形象,他还是担心的不行,因为站在那儿的是宋京浩,但是他不能说出其他与战斗无关的话,这会让宋京浩分神,只能紧咬住下唇。

“相赫学长,西北15°12米,正北12.7米,东北56°13.5米,开枪吧。”李相赫重新瞄准起来,韩王浩所说的坐标正好对应它的眼睛尾巴和肚皮,连开三枪,猩红的血让整个“琥珀川”都染上了不一样的颜色。

奥里诺科鳄的挣扎越来越小,宋京浩扣紧合金爪,低吼一声用力把他甩上岸,奥里诺科鳄已经动弹不得,只剩下巨大身体下流淌的一摊摊粘稠的血液证明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39.

宋京浩抽出合金爪,地上的奥里诺科鳄又动了动,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李相赫朝韩王浩和金赫奎招了招手示意两人先过来,韩王浩早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近距离看一看了,飞也似的从高高的树干上冲了下来,金赫奎则没这么从容了,刚才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站在这么高的树干,还没什么感觉,现在么,金赫奎表示他可能需要宋京浩帮一帮他。

这样迟疑着谁都没有发现他们以为死透了的奥里诺科鳄竟然转动着另一只完好的眼球,用力一冲,撞向金赫奎所站的树干。

他们甚至能清晰的听到树干横着裂开的声音。

“赫奎哥!!”

“金赫奎!!”

金赫奎从剧烈晃动的树干上跌落,耳边是他们的呼喊声合着风声,心里一片凉意侵染他的全身,让他止不住的浑身发抖。

没有意想之中的疼痛,被毛茸茸的触感包围起来,依稀可以感受到温暖。

金赫奎这才发现,他正躺在一匹巨狼背上,银白色的毛发顺滑柔软,让他没忍住呼噜了几把,还能摸到它优美的肌肉线条。

宋京浩迎了上来,金赫奎瞬间就知道了,这匹狼,应该是宋京浩的伴生兽了。

他被宋京浩紧紧箍在怀中,肩胛骨和肋骨摩擦得他生疼。

“别离开我。”宋京浩埋在金赫奎依旧紧绷的肩窝处,汲取着金赫奎独有的气息闷闷的说着,语气低哑而沉重。

“不走。”金赫奎伸出手从他的穿过他的下腋反扣住宋京浩的宽厚的额肩膀。

温暖的相拥没能持续多久,韩王浩和李相赫紧跟着过来,宋京浩恋恋不舍的松开。

“还好吗?”李相赫询问着。

“没事吧,京浩哥?赫奎哥?”韩王浩顶着一张焦急的小脸问道。

宋京浩的金赫奎同时摇了摇头,“是我疏忽了,没有好好确认它是不是真的死透了,而且还自大的认为收拾这种非变种生物不用‘凯南’出来,没想到......”宋京浩对刚才不太谨慎的自己简直不满极了。

李相赫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道:“下次注意,现在我们该进去了。”

三人皆是同意的点了点头,李相赫叫出菲兹,拉着韩王浩坐了上去,菲兹驮着两人向后助跑几步,冲了出去,轻巧的飞跃了“琥珀川”,平稳的落在了“玉湖林”的入口。

宋京浩也如法炮制带着金赫奎一起过去。

 

TBC .

每次我看见只有几条十几条评论,我就怀疑我是不是写了假文ORZ

我这么高产看你们怎么催更╭(╯^╰)╮

评论(17)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