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酱的沙漠绿洲。

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洁癖!!!

「壳花」论一只吃醋的小nut

论一只吃醋的小nut
都是脑洞bug
小甜饼
梗源群里的小姐姐们
国际三禁

  电子竞技没有早晨。
  当韩王浩从柔软的黑白线条被子里挣脱出来的时候,正午的橙金色阳光已经把整个房间照的暖烘烘的了,仿佛给房间镀上了一层薄薄的蜂蜜,空气中净是缠绵悱恻的甜蜜香气。
  再狠狠的吸了一口仿佛还带着李相赫把这套被单送给他时残留的气息,他从床上翻坐了起来,今天是LZ俱乐部的休息日没错啦,很清闲,但是韩王浩可不清闲,因为今天下午两点,有他亲爱的相赫哥的FM,现场直播的那种。
  穿上两人一起网购的情侣连帽衫,揉了揉自己最近更加肉乎乎的脸颊,心形的唇瓣翘起一个优美的弧度,用天生迷人的电音哼着歌儿去了盥洗间,迅速的收拾好自己。
  点好外卖,窝在宽大的电竞椅里,跟所有faker大人的不能去FM的粉丝一样蹲守在硕大的电脑屏幕前,等待着电视台的直播。
  在这期间,习惯性的点开自己的Twitter看看他的相赫哥目前的情况,果不其然,一打开就看见了无数小迷妹儿小迷弟拍下的各种各样的李相赫。
  不过,那又怎么样。
  韩王浩微微眯起了双眼,纤长的睫毛在阳光的映射下投下一片细密的阴影在下眼睑上,嘴角的弧度反而加深了些许,像极了一位心怀秘密而窃喜的小恶魔。
  「你们只能这样远远的看着相赫哥,拍下他的照片,但是我却可以跟相赫哥“亲密接触”哦~」
  这样想着,浑身都不自觉的冒出了恋爱中的甜蜜粉色光波,就连刷新Twitter的手,也带上了愉悦的节奏。
  偶然间刷新到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孩儿把线条优美的脸颊紧紧的靠在李相赫的耳边,清晰的镜头记录下两人高兴的微笑。
  「这算什么啦?!怎么可以靠的这么近,明明只有我才可以!是我的相赫哥啊,你快走开。」
  粉红色的花生越看越生气,甜蜜蜜的粉色的光波褪尽,他又变成了那个白白嫩嫩的韩王浩。
  「相赫哥,怎么都不阻止一下。」
  「才没有生气。」可是你微嘟的嘴唇可不是这么说的哦。
  「不想看直播了!一会儿又有一大堆小妖精围着相赫哥。」
  可是不看FM的直播,又没有其他事可以做,现在也完全没心情睡觉了。
  「呀,wuli超可爱的nut什么时候直播呢?!让我这种老阿姨等的好辛苦啊。」
  那就直播好了,戴上耳机,顺手点开lol和直播软件,才五分钟整个直播间就爆满了,弹幕不停的刷,他随意的看了一眼,几乎都是说他宠粉或者夸奖的话语,脸色淡淡的开了一把排位。
  因为是小号没人认出来,任性的不想玩儿打野,要了上单的位置,结果对面打野上路当狗,5分钟把威风凛凛的大鳄鱼抓死两次,崩了呐,看着黑糊糊的屏幕,心情更加崩坏了,想从弹幕寻找安慰,弹幕却是一片的问他知不知道今天faker大人的FM,说什么faker大人跟他一样宠粉,要求拥抱基本都给了。
  「什么啊,相赫哥。」
  没了心思看弹幕,切换回游戏,操纵着发育的很烂的鳄鱼在下路收兵,却被对面中上野越塔抓死。
  “啊啊啊啊,哼啊!怎么这样啊,拜托不要再来啦,哥~”赌气的nut决定小小的报复下他的相赫哥,故意把之前因为粉丝说过的无意识jiao喘从意识的囚笼里放了出来。
  “别这样,妖姬哥,嗯呀~又死了”
  “啊哈!又一次”
..........................
  等等一系列,听得弹幕的粉丝们一片春心荡漾,什么nut太可爱了,来我怀里喘啦,对手是故意想听才这样对我们可爱的nut吗!想做nut男友或女友之类的。
  韩王浩心满意足的看着弹幕关上了直播。
  鼠标旁的手机震动着。
  “旺乎啊,今天的FM有看吗?”来自期待着自家小可爱答案的大瓜皮。
  “没有看!”这是还在赌气的小可爱。
  “啊,你这小子。”莫名其妙的被凶的大瓜皮也是摸不着头脑了。
  “哥,记得去看今天我直播的录屏,另外明天我准备直播了,不想跟哥一起去吃年糕了,就这样,再见!”
  “喂喂,旺乎啊?怎么了?”
  电话那边已经是一片忙音。
  回到基地后立刻看了今天的nut直播,游戏最后的那几声喘息,让李相赫瞬间就想到了某些美好的夜晚,和他的旺乎甜美的滋味,但是这是他专属的,nut展现给别人了,这让他十分不满。
  调出短信界面「旺乎啊,我看了直播,为什么要那样?!」
  「哥不也是吗?!随随便便就让别人抱,还脸贴脸拍照,哥凭什么说我!」
  所以这是吃醋了?
  「啊,旺乎啊,那只是工作而已。」
  「我知道,但是我还是......」
  想了想,也许收到这条短信的白嫩小花生会变成红皮儿的,他就忍不住的想要微笑。
  「我只喜欢你啊。」
  果不其然,看LZ俱乐部的花生豆儿熟啦。

 

 

食用愉快~

评论(4)

热度(114)